呼和浩特“南茶北移”破纬度极限

路霞 纪宏
2018-10-11

微信截图_20200428114612.png

茶树,原产地位于我国西南地区。山东省自20世纪50年代开始从南方引进茶树进行试验种植,经过茶叶科研工作者和茶叶生产者的不懈努力,改写了北纬30度以北不能种植茶叶的历史。山东“南茶北引”的成功为高纬度地区引种茶叶,获得高品质茶产品提供了宝贵经验。如今,呼和浩特市一位科技特派员将这一技术带到了内蒙古……

走进位于呼和浩特市新城区的内蒙古绿能农业科技有限公司的光伏农业园区展示厅内,水流潺潺,移步换景,如若置身江南水乡。一块“南茶再北移”的牌匾悬于展厅醒目位置,园区负责人周涛为记者沏了杯茶,“尝尝,这是我们园区自己种的皇菊茶,相对于南方茶咱们这是‘北茶’”。透过玻璃杯,金黄色的菊瓣在水中徐徐舒展开,一朵饱满飘逸的菊花跃然眼前,周涛和我们聊起了他的“茶事”。

科技之光

周涛,毕业于内蒙古农业大学设施农业和园艺专业,2017年被聘为呼和浩特市科技特派员。

2015年,华盛绿能农业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华盛绿能”),在呼和浩特市新城区建设了集园区运营、创客孵化、产业链实体投资为一体的光伏农业园区综合体,将生态循环农业、光伏与创客、大棚与扶贫结合,大力发展特色蔬菜种植、茶叶生产、休闲采摘和特色旅游四大主导产业。周涛凭借所学专业和种植大棚的经验,被聘为这个园区农业经营管理的负责人。

光伏设施茶叶“新能源+新农业”的创新结合,将光伏电站融入现代农业设施大棚,棚顶发电、棚下种植,实现了农业和光伏新能源产业的有机结合,提高了土地的单位产出,增加了农户收益。

“这几年,呼和浩特市新城区的休闲观光特色农业发展迅速,像我们这样的农业园区综合体,更注重在在‘特’字上做文章。”周涛介绍说。2017年,园区引进“光伏设施茶叶”种植,将茶叶生态化种植到北纬40°以北的呼和浩特地区,实现了“南茶再北移”。

据周涛介绍,园区的光伏大棚是依托公司总部华盛绿能的技术力量建设,棚顶所发电已并入电网并产业收益。在农光互补设施大棚棚顶材料设计、光伏阵列设计、棚型设计,以及棚内栽培品种选育、物联网技术研究等方面均处于国内领先水平。同时,依托母公司华盛绿能多年“南茶北移”的光伏茶叶种植经验,以及与华盛绿能旗下“北茶老徐团队”在茶品研发、加工销售等方面的合作,也为南茶再北移提供了基础和技术保障。

呼和浩特市四季分明,夏季高温、高辐射、干燥,冬季低温、弱光,土壤偏碱性,本身不适宜茶树生长。但是,随着设施农业的大力发展和科技力量的增强,让很多不可能变为可能。“现在我们正在经过不同茶叶品种的引进,筛选出适合呼和浩特市栽培的茶叶品种,再通过土壤培育,提高土壤疏松性和质量、配合越夏和越冬关键技术的实施 ,就有可能实现茶叶在呼和浩特的高效生产。‘南茶北移’的高经济效益不仅能够增加农民收入,带动扶贫,同时能促进茶文化的发展。”周涛说。

龙井飘香

目前园区建有标准化茶树品种对比试验园10亩、精品茶园100亩,皇菊生产线一套。引进龙井43、鸠坑、皇菊、平阳特早、福鼎大白等国家级良种进行对比适种,筛选呼市适宜茶树品种。其中,引进的龙井43品种具有育芽能力强,发芽整齐、密度大,芽叶短壮、叶色绿、抗寒性强等特点,适制绿茶,所制龙井、旗枪等扁形茶外形挺秀、色泽嫩绿、香郁持久,是目前园区的主打品种之一。

“种茶还有一个种无可比拟的好处,种下之后30年不用管,省去了每年春播秋收的麻烦,只要投入人力即可。从开始种植算起,3年之后就可以收茶,8-10年就能够达到亩产100公斤,按每公斤1200元计算,棚均收入超过10万元。从某种程度上说,不仅效益高,而且还有点一劳永逸的意思。”周涛强调说。

龙井需要湿润多雨的环境,在干旱苦寒的呼和浩特,由于棚内湿度不够,茶叶“干尖”问题频出;再加上棚内温度过高,试验区的龙井都“开了花”,严重影响茶叶产量。周涛在试种过程中总结出,“南茶北移”主要需要解决的技术问题有三个,即温度、温度、土壤酸碱度(PH值)。首先研发团队通过硫酸亚铁对土壤进行改良,使土壤PH值处于中性,然后通过大棚地面喷灌的方式来增加湿度,但茶叶“干尖”问题并未解决。最终,经过反复实验论证,研发团队通过增施氮肥控花;适度遮阳和空中微喷等方法来降低温度、提高湿度,在大棚内营造出适宜的温湿度环境,这样生产中遇到的问题就逐步得到解决。

“呼和浩特四季变化明显,年温差大,日温差也大。在这种独特的环境气候条件下,茶叶生长速度缓慢,内含物质积累更多,借助设施大棚安全越冬,相信能够产出滋味更加醇厚、香气更高、更耐冲泡、更适合北方人口味的高品质茶叶”周涛对记者说。

泽惠大众

这几日,园区内的皇菊长势正旺,含苞待放。常年在园区打工的新城区保合少镇庄子村村民李慧珍边巡查茶棚,边憧憬着今年皇菊的丰收。

李慧珍说:“去年皇菊开时,满棚金灿灿的,非常好看。人家这个花按朵卖,一棚能出好几千朵,花朵大的,加工完一朵能卖到10-12元,小的一朵也能卖到5-6元,一个棚的效益能上10万元,种个花花草草就能有这么大效益,这在以前我们哪敢想!”

皇菊是一种药食同源的花卉,具有很高的饮用、药用、食用和观赏价值。据周涛介绍,2017年他们园区从江西婺源引进皇菊品种种植,为保证皇菊的天然品质,依托合作单位“北茶老徐团队”的资源和技术力量,在横跨北纬34-43°的青岛、临沂、天津、北京、呼和浩特、银川、吉林等13个地区的园区进行科学的土壤检测分析和引种试验。去年国庆后,他们园区引种的皇菊金蕊吐芳,独立寒秋,成为北方秋天一道靓丽的风景线。今年,皇菊成为他们园区主打的另一茶品,目前20棚皇菊丰收在望!

周涛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标准棚皇菊每棚定植1000株,每株保留30头,一棚产鲜花30000朵左右。经加工、分级、精装后,每朵商品干花依品级售价在2-12元之间,去年他们试种了4棚,总产干花280斤,平均下来,每个棚的毛收入在10-15万元之间,效益相当可观。我们现在产品走的是精品路线,如果农户将来自己种,我们公司负责回收加工的话,每朵最低按2元回收算,棚均收入也在6万元左右。

目前,园区光伏茶棚已有一定规模,初步形成了“公司+基地+农户”的产业格局,园区对于有种植条件或劳动能力的贫困户,采取吸纳其进入园区打工,通过个人劳动收入获取报酬的方式进行扶持,年新增收入超过36000元/人。临时就业人员每人每天收入不低于80元。标准化示范区投产后,100亩茶树产值可达600万元,3年后,可辐射带动周边500亩优质茶园生产与发展,每年为周边农村创造100个左右就业岗位。

周涛告诉记者,作为科技特派员,帮助农民增收我责无旁贷,大家的观念转变了,以后的事就好办了。现在,园区雇用了当地农民进入茶棚打工,边工作,边学习种茶经验,下一步,公司园区里的100多个茶棚将逐步承包给有种植意向的农民,公司负责产品回收加工,他也会不遗余力地将经验和技术传授给种植户 ,让“南茶北移”的效益泽惠更多人。